大概真的喜欢你,其实是男友粉

试试?


张继科的叛逆伴着青春期来得猝不及防,张妈妈还在感慨年轻人的身高像树苗般一夜抽长时张继科已经知道利用身高的优势翻墙逃课,又或是跟许昕蹲在教学楼顶的墙角下吞云吐雾,然后从被呛得咳红了眼到能吐出几个漂亮的烟圈。

马龙已经上小学,身高却没怎么长,小脸还是嫩生生的,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许昕总是嚷嚷着他应该在幼儿园多待几年,这个样子是要被小学生欺负的。张继科对此嗤之以鼻,马龙这么乖巧,会欺负他的人没有、不存在的,而且这时候的张继科对许昕这个伪“烟友”颇有微词,究其原因,是某马姓小朋友和某许姓男子过于亲密,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许姓男子委屈,许姓男子有话要说,但张继科随手扔掉了烟头并表示拒绝。

张继科的别扭姑且可以称为吃醋,但这个吃醋可以说相当不识好歹,用许昕的话来说就是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毕竟先脱团是他自己。

对的,临近高考的当口,张继科交了个女朋友。

女孩是张继科低一级的学妹,不是很惊艳的长相,但是看久了觉得挺舒服,偏鹅蛋脸,皮肤特别白,眼睛总是眯着,给人一种一直在笑的错觉。当初把情书随手扔的张继科主动向人告白可是吓坏了一群狐朋狗友,纷纷表示要见见何人如此惊为天人,竟然将张继科一举拿下,后来这人是见了,但到底也没搞明白,张继科揽着姑娘的肩一脸不耐烦,“滚滚滚,我就喜欢这样的你们管得着么。”把姑娘羞得脸一红,连忙跑回教室去了。

“说真的,你喜欢人家什么啊?”许昕锲而不舍的追问,他难以想象一直是弟控的张继科把重心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毕竟张继科可是学校不同宁愿早起也要先送马龙上学再绕个大弯来学校的人啊。

“怎么就那么多废话呢,我是不能交女朋友还是怎么?行了,最后一节课帮我盯着点啊,我先走了。”

“哪去?”

“马阿姨今天加班,让我接一下农农。”

“那还有快半个小时呢你着什么急?”许昕的白眼翻到天上去,觉得认为张继科交了女友就转移重心的自己简直是个大傻子。

“你懂什么,农农那个小祖宗可难伺候了,我迟到了要生我气的。”

   是是,要不是看你笑都藏不住了我真要信你是在抱怨了,许昕从栏杆上跳下来,拍拍裤子上并不存在的灰,突然想起来陈静好像拜托他个什么事情,但是他给忘记了,等看到教室门口外抱着红色盒子的小姑娘才想起来,完了,今天是陈静生日,小姑娘不好意思跟张继科说还特意嘱咐他今天务必留下张继科呢。

这边许昕正想着怎么蒙混过关,那边马龙却半天等不到张继科。

“老师,我自己能回去的。”马龙撇了一下嘴,现在离放学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说好的提前来呢?别的小朋友都回家了,张继科这个谎话精!

对于马小朋友的提议张老师坚决反对,先不说8岁的年纪能不能自己回去,马龙这上个厕所回头就找不到教室的路痴属性她相当怀疑出了这个学校门口他能不能找到公交站台。

“要不老师陪你等等,再没人来接你老师送你回去吧?”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问了一句“马龙?”

说话的是个戴着眼镜的男人,看起来不过30来岁,瘦瘦高高的,手上拿着公文包,看起来刚下班,以马龙的身高看不太清他的脸,但是感觉并没有见过,于是他往后退了一步问:“叔叔你是谁啊?”

男人蹲下来直视马龙,笑了笑说:“我住在你家楼下,之前我有听到你妈妈在门口喊你名字,你叫我张叔叔就可以了。”

“你是……?”

“我叫张扬,在这附近上班,今天来接我侄子放学。”他指了一下不远处的一个小胖墩,小胖子对他挥了挥手,“怎么,马龙家里人还没来吗?”

覃老师点了点头,他对张继科不陌生,毕竟连马龙开学登记的时候张继科都是要跟过来的,要不是两个人长得确实不像,而且年纪也不对,那个亲力亲为的热乎劲简直让人以为他是当爹呢,想起班会时张继科对着一群小豆丁恶狠狠地威胁说谁敢欺负马龙他就揍谁还一脸理所应当的样子覃老师就想笑出声来。事实证明人长得好看实在便于生存,譬如覃老师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把张继科赶出去,再譬如马龙也并没有被谁欺负,反而每天像个小明星一样被一群小萝卜头围在中间,时不时亲亲脸颊,拉拉小手。

张继科一向准时,迟到的情况实属罕见,更何况是迟到半个多小时。

“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倒是可以顺便送他回家,不过我得先送侄子回我姐那。”

“这样不好吧?”覃老师斟酌一下用词,“太麻烦你了,我们还是等等吧。”

张扬先是愣了一下,而后了然地说:“我明白的,毕竟也是第一次见面,确实不合适,这样吧,我回到家提醒一下马妈妈,让她赶紧过来,这之前就麻烦老师您了。”

覃老师正有些尴尬,随后就看到一个高挑的身影跑过来,速度快得差点没刹住脚,校服都被汗水浸湿贴在背上,他一边喘气一边去拉马龙的手,却被马龙躲开了,连个眼神都不给他。

张继科知道他的小朋友闹别扭了,故意大声说:“覃老师不好意思啊,下班高峰期堵车了,我这一路跑过来的,哎哟可累死我了,明天我这腿啊不知道还走不走得动步。”说完又夸张地大口大口喘气。

孩子毕竟单纯,这么拙劣的演技都被骗住了,急忙去拍张继科的背,一边拍还一边叨叨:“慢点喘慢点喘。”又因为身高不够,努力踮起一点点脚尖,一副怕被发现的样子,张继科看在眼里只觉得自家小朋友别扭的样子都格外可爱,一把抱起来亲了一口。

“臭……”马龙一脸嫌弃地把张继科的脸推开,耳朵却红地像是烧起来,张继科笑的愈发开心,把脸埋到马龙的肩颈里深深吸了一口,声音里都带着笑,“我闻闻看我们农农,嗯,是比哥哥香。”

“你们俩赶紧走赶紧走。”覃老师对这个场景已经习以为常,压下心底升起的一丝怪异,半是嫌弃半是无奈地赶他们走,回头发现张扬还在原地,想是刚才的谈话被打断,又不好直接走开,等张继科和马龙走的都没影了,才跟覃老师道别离开,走之前说了句“他们俩感情可真好啊,真叫人羡慕。”

覃老师点点头,深以为然。


评论
热度(8)

© 要什么昵称 | Powered by LOFTER